范迪克、西多夫都有苏里南血统!公民法变更该国足球或迎春天

  由于公民法对双重国籍的限制,南美小国苏里南从未有机会征用那些属于前殖民政权荷兰的足球天才,像埃德加·戴维斯、古力特、里杰卡尔德、西多夫、以及利物浦球星范迪克和维纳尔杜姆都有苏里南血统。

  但是这个南美小国公民身份法案的条例发生了变化,苏里南的教练迪恩·戈雷现在有机会从更大的阵容池中挑选球员。

  而时机再好不过了,因为苏里南已经获得明年第一次参加中北美和加勒比海地区金杯赛的资格。3月份的《世界足球》杂志对于迪恩·戈雷进行了专访,仰卧撑进行了原创编译,本文大约1500字,阅读时间3分钟。

  这是巨大的。我们将从一支业余球队变成一支职业球队。这会是一个巨大的差异。所有的本地球员都是业余的,有固定的工作,只有两天时间训练。现在我们有机会接触到来自世界其他地方的球员,主要是欧洲和荷兰,他们都是职业球员。

  Q:你现在是在和荷兰足协竞争,说服有苏里南血统的优秀球员为你而不是荷兰踢球吗?

  不,不是现在。对于那些在荷兰长大的人来说,每个人都能理解他们的第一目标是为荷兰效力。我可以理解他们首先选择为荷兰踢球。但是还有很多球员没有被荷兰队选中,但是他们仍然有能力踢出一个像样的水平。

  我认识的大多数球员。现在有大约150名来自欧洲不同国家的球员有资格为苏里南效力。南美也有一些。当然,我有一个简短的名单,他们都准备好了,我也问了他们是否想加入我们。

  是的,这是真的,但是现在我们必须先获得国际许可。我们现在正在这样做。只有当我们得到了那些许可,我们才能百分之百地确定他们可以为我们踢球。

  这是美妙的。当然,足球是这个国家的第一运动,人们很高兴看到苏里南做得很好。我来这里当了一年半的教练,你可以看到球员和球队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你也可以从观赛人数看到这一点。以前,当国家队比赛的时候,球场里可能只有100人。上一场比赛我们有3000多名观众,体育场座无虚席。

  我们将在3月和6月进行友谊赛,为9月的世界杯预选赛做准备,届时我们将很好地与新球员取得平衡。我们有18个月的时间来准备金杯赛。

  是的,我希望是今年而不是明年,但另一方面,我们可以朝着这个目标努力,创造更好的平衡。

  就像坐过山车一样,真的。我出生在苏里南,但我离开时只有两岁;我在荷兰长大,但过去20年一直住在英国。现在,在苏里南生活的18个月非常有挑战性,因为他们不习惯职业足球,不习惯职业纪律,不习惯诸如此类的事情。来到一个新的环境,尝试着改变他们所做的事情,让他们变得更好,对我来说这也是一种改变。回首过去,这并不容易,这很难,但因为我们有资格(参加金杯赛)了,现在一切都完全不同了。我这辈子都是职业球员,突然间你就进入了一个业余的环境,所以这总是很难的。这并不容易,你必须改变你的期望和标准。但我也很幸运,联赛在7月底8月初结束了,从那以后我就可以和球员们一起训练了,而且是全职的。他们一直和我一起训练,这可能就是我们能够取得成功的原因。

  我从以前的球员和现役的球员那里得到了很多认可。一些人帮助球队筹集资金来购买额外的装备,比如球鞋。苏里南的球员很难买到合适的鞋,他们买不起。像维纳尔杜姆、杰里曼·伦斯、昆西·普罗梅斯这样的球员都有进行帮助。(Qfwfq)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